月灮

沉迷刀男美色无法自拔

【利艾】校长利威尔与校草艾伦•White Chocolate(万字生贺·下篇)

辉夜青竹:

肯!定!会!被!吞!可是特么图片上传不了!算了吞了再说


*设定见标题


*下篇剧情虽然紧接上篇,但是其实全篇就是肉……


*挺温吞的,求不嫌弃~色气被奇行种吃了


************


下篇


 


“唔……啊……”少年衣衫凌乱,制服外套被扔到一边,雪白衬衫前襟大开,衬衣下摆堪堪垂到地面,隐约露出里面白皙诱人的肤色。


他的双手被自己的领带绑住,勉强支撑在茶几上,下半身已经被剥光了,略显瘦削的身体展现出流畅而美好的线条,呈趴跪的姿势撑在地毯上。


幸好这个办公室的地毯够厚,不然他的膝盖估计得青了。


男人压在他身后,西装革履整齐如常,他伸出舌一下下舔弄着少年柔软的耳廓,时而轻咬时而含进口中吸吮,那可怜的耳朵几乎被蹂躏到充血,象牙白泛起粉红,几乎看得清内里的血管,皮肤上一层极淡的绒毛细腻可爱。


他一只手从衬衣外沿少年美好的脊背线条摸索而下,另一只手绕到对方胸前,轮流捻弄着胸前两点凸起,小巧的颗粒暴露在空气中,因为他的手而微微挺立起来,只要用指甲轻轻一刮,身下的少年就会发出一声甜美的轻吟。


“呀啊……”


“怎么了,艾伦,很舒服么?”


他极其贪恋少年纤瘦却不失力量感的腰身,那柔韧的手感令人着迷。雪白衬衣下两条修长的腿微微颤抖,手一放上去敏感得几乎能激起一层小颗粒。


“现在才……大中午的!”艾伦回过头去狠瞪他一眼,可惜再有杀伤力的眼神在这样情色的姿态之下都会被大打折扣。


利威尔顺势托起他的头含住那双早已被吮至殷红的唇,在舔吻的间隙说到,“所以才叫惩罚么。”


对方高超的吻技使他沉迷,可迟迟不进入正题也令少年难耐。他的下身早已挺立却得不到抚慰,男人只是不断在他身上点火,最需要碰触的部位却都被绕了过去。


“利、利威尔…先生……”艾伦轻轻地往他身上蹭动,像一只小心翼翼向同类示好的猫科动物。“请您、嗯…摸摸我…”


少年充满暗示意味地抬高腰身,对方却好像视而不见似的站起来,绕到办公桌后拉开抽屉开始翻找。


木质抽屉被拉动时发出又钝又刺的摩擦声,艾伦顺着声音抬起头,看到利威尔拿起一个小瓶走近,逆光下阴暗中的脸上表情难测,但他不知怎么地就有点背脊发寒。


“那是……什么?”


“准备在今天送给你的礼物。”利威尔说完,伸手把瓶口扭开,顿时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浓郁的巧克力般的香甜气息。


艾伦一愣,刚才的意乱情迷突然清醒了大半。他可不会天真到以为对方拿出来的会是单纯食用的巧克力或者巧克力酱。


“……什么东西?”


“自己看。”


利威尔将小瓶子在他面前一晃。白色半透明的塑料瓶里是乳白中混杂了浅浅咖啡色的粘稠液体,那股浓烈的香味正从其中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瓶子一侧贴了张标签,上面是一排书写极为简单的英文。


——White Chocolate


下方则有一串文字的补充说明。


“——身体香味剂?”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艾伦在心中默默哀叹。


利威尔点点头,用手指在瓶口沾了沾,拉出一道暧昧至极的半透明丝线,然后将沾上黏稠液体的手指含到口中吮了一下。情色感十足的动作令少年面红耳赤,羞赧地几乎不敢抬头却又忍不住想看。


“啊,可以吃的,巧克力味的。”利威尔的表情正经无比,仿佛手中真的只是普通的巧克力酱而已。“啧,真甜。”


艾伦眨眨眼,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好奇。


男人见状,便曲起两指重新在瓶口抹了些,抵到少年唇边,用低沉的声音诱哄到,“来,尝尝看。”


如同被蛊惑一般,他张口含住男人的手指。甜如蜜糖般的滋味袭来,还有巧克力的醇厚馨香,令他觉得几乎喜欢这样的味道。舌尖舔玩,口唇吸吮,用粘膜将对方的手指紧紧包裹,甚至有节奏地一吞一吐,就像某种羞于启齿的游戏。


葱翠清润的眼睛里是属于少年人的倔强和羞涩,利威尔知道这是艾伦式的引诱,有点笨拙、却性感得令人难以自持。他把手指抽出时听到少年带了些可惜地“啊”了一声,可他已经顾不上这些。


艾伦原本趴伏着的身体被抱起,被领带束缚的双手一下子没了支撑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后,视野突然颠倒,他整个人被男人抱进怀里往地毯上压,下一刻双唇被急切地攻占。


光裸的臀部和腿根在粗糙地毯上磨蹭的感觉很不好,艾伦一边回应对方火烫的舌,一边将自己的下半身支起来,原本是想避免地毯和皮肤的摩擦,不过这动作在这时候就很有了些索求的味道。


利威尔放开他的时候两人的呼吸已经急促得不像话,深灰和翠绿中早已是浇不灭的欲情。已经禁欲一周的两人其实都没什么多余的耐性,身体反应明显得无法隐藏。


“艾伦,看着我……”


艾伦随对方的话语抬起视线,看到利威尔正拿起那个装满甜味剂的瓶子,移到他胸口的位置开始倾倒。


“…——!”冰冷的粘稠的触感传来,混杂了挥之不去的巧克力香。近浅白的液体滴落在身上并没有随身体曲线滑下,反倒粘附着似的,像极了男性的某种体液。


从胸口两点,到薄薄一层腹肌中间的凹陷,一路延伸到人鱼线,甚至再往下到那个挺立着的粉色小家伙……液体晶亮的线条犹如一幅人体上的抽象画,空气中充满愈发浓郁的香味。


以利威尔的视角来看,这绝对是一幅淫靡到极致的画面。被绑住双手的少年,濡湿的眸和大敞的衬衣,起伏急促的胸膛上满是白色浑浊的液体,简直催人欲狂。


男人满意地将瓶子放到一边,低下头凑近少年耳边,“我开动了。”


艾伦身体一颤,左边胸前感受到灼人的烫意,舌苔颗粒扫过时酥麻的触感和被吮吸时针刺般的微痛。他觉得自己变成一块糕点,正在被男人肆意品尝。他呜咽出声,从胸前被一路舔弄的感觉带来快感,却远远不够。


也许这个什么“身体香味剂”真的是为某种目的特制的,即使干涸之后也没有留下什么黏腻感,反倒是凉凉的,被空气刺激着,和对方不断移动的舌头一起,混合成一种新的感官体验。


男人在舔到少年的人鱼线时颇有些流连,唇舌轮番啄弄了好一会儿。那里本就比其他部位敏感,艾伦被他舔得轻喘不已,忍不住挣扎起来想逃开。


“够、够了……”


利威尔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伸手在少年下身的挺立上轻轻一弹,不出意外地听到一声抽息。“这里在说‘还不够’,不是么?”


真是恶劣……艾伦心中暗念。如果是平时,利威尔不会这么折磨他,虽然稍有粗暴之嫌,但两人的做爱模式都比较直接,还从没碰到过这次这么长的前戏。


但这次利威尔似乎打定主意要给他惩罚,前端已经微微渗出分泌液的硬挺下体被他刻意无视,转而直接往后面的入口摩挲。


“等等、要做全套吗?”后穴被探入半根手指,那黏黏的触感不用说艾伦也知道是刚才的香味剂。


他和利威尔在学校一般还是比较守规矩的,即使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也不过彼此抚慰。毕竟插入虽然快感更强烈,但对艾伦的身体伤害也不小。更何况……两人都不是那种会随身带着安全套的类型。


不过今天的利威尔似乎铁了心。


“当然了,不然怎么叫惩罚?”


男人这么说着,手下却没有停的意思。一周没有进入的地方恢复了紧涩,手指的试探有些困难。他再度倒了些香味剂,借那柔腻的液体进行开拓。


“嗯……唔……好难受!”男人的动作和以往比有点粗暴,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探入时指甲尖刮到柔嫩敏感的内壁,痛楚和被刺激的快感一起袭来。


“一个星期没碰你,后面就没感觉了么?”利威尔恶意地拱起手指转动,寻找着记忆中的那一点。然后满意地看到少年像被甩出水面的鱼一样弹动了一下腰身,发出甜而清亮的呻吟。


正如他刚才在少年身上尝到的滋味,甜如蜜糖。


“啊……嗯嗯……别!……别一直按……”


前面得不到抚慰,后面却持续被刺激,这样的感觉很古怪。身体明明能感觉得到快感,却没法累积到临界点,根本无法满足。


甜香和少年断断续续的轻吟溢满室内,谁能想到行政楼最顶层、象征至高严肃的校长办公室里,却是满室的诱人春情。


 


********


男性之间的性爱总是会花大量的时间放在扩张工作上,更何况利威尔本意也不愿艾伦受苦。特制的香味剂的确有润滑效果而且还不黏腻,浅白色泽粘着在后穴之上,和粉嫩外露的黏膜一起组成淫靡无比的画面,好像那里已经被狠狠疼爱过了一番。


长时间的扩张令艾伦已经说不出话了,咬着牙呜咽。面上潮红一片,絮乱的喘息压抑不住。他挺立在空气中的下身早已涨到发痛,透明分泌液不断从柱身滴下,却迟迟到不了高潮的界点。


他能感觉到利威尔手指的形状,骨节分明而修长的触感,甚至是指肚上由于长年握笔形成的薄茧。进出他身体的手指已经有三根,每次刺入都能准确按揉到致命的那点,抽出时却会因为骨节的凸出而带来疼痛。


“里面已经又湿又软了啊……”男人故意挑些情色意味甚重的话来刺激他。“是不是希望我现在就进来,嗯?艾伦?”


“唔……”艾伦咬住唇不言。身为男性,“求你进来”这种话打死他也不愿说出口,身体虽然已经臣服于欲望,从深处拼命叫嚣,但表面上的少年却还是死撑着不开口,唇上甚至都被自己咬出深深的印痕。


“真是倔强的小鬼。”


虽然因为长时间忍耐,男人的语气也不好。但平心而论,他很欣赏艾伦的这种倔劲,在这个少年身上能糅合出耀眼刺目的光芒。


不过今天,他还是要稍微折磨一下他。


艾伦的手始终被领带束缚住靠在头顶,手臂已经开始酸麻。大半身体露在空气中被浸染得冰冷,下身却火烫得像要烧起来,快感与痛楚的反差令他眼前有点模糊。


校长办公室的顶上有一盏小巧的水晶灯。即使现在是白天,水晶灯并未被开启,那些晶莹剔透的吊坠物依旧闪亮,随着窗外阳光折射出闪烁如星的辉光,落到艾伦眼里如同没对上焦的城市夜景,璀璨却茫然。


失神间耳边听到金属的碰撞声、拉链被拉开的声响,他本能地浑身一震。


将视线移过去,就看到对方从西服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薄片,用牙齿咬住撕开,居然是个安全套。


艾伦的脸一下子红了,他当然知道对方没有随身带这玩意儿的习惯。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果、果然早有预谋!


他刚想出言抗议几句,却被戴好套子的男人一下就将他的双腿拉开翻折,往自己肩膀压去。腰部往下突然无处可靠,腾空支撑着发颤。艾伦能从自己双腿和下身的间隙中清晰看到对方下身勃然的巨物。


“……等、利威尔……啊!”


艾伦不可置信地兴奋起来,他眼前的男人身上依然是找不到褶皱的深色西装,身上唯一袒露的部位正抵住自己的后穴蹭动,原本禁欲气息十足的人在这一刻变得色情而性感,对方的身份和现在的场所都令少年有种驳德的快感。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更加敏感,甚至后面的入口已经开始自发吸吮起来试图邀请那硕大的侵略者。


“要我进来吗,艾伦?”


“嗯……好恶劣……”


明明都已经顶在入口了,还不忘出言挑弄他,这个男人的恶劣性格可见一斑。


利威尔闻言微笑,俯下身亲了一下少年的唇,然后就着近距离对视的姿势箍住对方的腰,用极慢的速度缓缓将自己推进少年柔软火热的内里。


“唔……啊!”


他喜欢慢慢进入时少年忍耐不住嘤咛的模样,极近的眼眸泛出翡翠般的柔光,倒映的景象只有自己。这一刻,从身到心,从欲到情,都涌上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满足。


少年的内里紧致柔软,带着火一样的温度,随着他每一次呼吸利威尔都能感到自己被绞紧和吮吸,即使停滞不动也有强烈的快感袭上。


另一边艾伦却没这么舒服了。一周没适应对方的硕大尺寸,乍一进入后穴就感到崩裂一般的疼痛,他僵住身体不敢动暗暗等待适应,庆幸利威尔还算疼他,没一开始就横冲直撞。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感受身体紧密结合的温情,呼吸都有些絮乱。直到艾伦忍不住别过头,试图用抱怨的语气掩饰住羞赧的表情。


“再、再不快点下午的课要开始了!”


利威尔挑眉,心说你今天下午别想上课了。却还是依言开始小幅度地抽动,一边低头吻住那双低吟不断的唇。


艾伦身下是地毯,虽然质地高档而且厚实,可是皮肤在不断摩擦之下还算会带来痛感。他的背隔着薄薄的衬衣在毯面上一再蹭动,手臂也又麻又酸,实在说不得舒服。身上的男人还在卖弄他的恶劣本性,抽动的速度轻缓,幅度又小,一下一下的戳刺像挠在心口的羽毛,完全不能畅快。


“就不能……快点……”亲吻的间隙中,他轻喃。


利威尔明显被对方带着嗔意的话语取悦,勾起嘴角加快了下身的速度。他熟知身下少年的敏感点,知道用怎样的力度能顶得他最舒服,他也任由少年挺立的下体在他胸腹处摩擦,即使那里是洁白无瑕的高档衬衣。


渐渐的,艾伦从口中溢出的呻吟慢慢变得甜美起来。他的声线本就偏高,音色清澈柔润,动情时的嘤咛就如同蘸了蜜糖一般,又像小动物撒娇时轻轻的呜咽,可爱至极。


也每每令男人愈加情动。


“……嗯……啊!利威尔……先生……啊……”


身下持续不断的快感使艾伦濒临失神,前后交杂着席卷全身,恍惚间好像下半身已经和对方融为一体,他几乎难以分辨两人的界限。


“艾伦……”利威尔注意到他的手臂因长时间的束缚变得僵硬,颇为心疼地帮他把绑住的领带解开。“感觉怎么样?”


“嗯……还好……”少年用力举起酸麻的双手,绕到男人背后拽紧。两只手臂像被无数针刺一样,可是和下身不间断的刺激快感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利威尔将手穿到艾伦后背将他揉进怀里,下身大力戳弄了几下。少年的叫声越发甜腻,身体之间碰撞的啪啪声和两人的喘息声在这个静谧的室内被无限放大。


艾伦半眯着眼无神地呻吟,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嘴角滑落又被男人吻去。迷乱之间只觉得身上一轻,自己居然被对方就着结合的姿势从地毯上抱了起来。


“嗯……做什么……?”


“我们换个地方。”


“等等……呀!”


虽然知道利威尔臂力惊人,可自己这副生长中的少年身体也不算轻,居然被轻而易举抱起来,这让艾伦又羞又恼。


更何况,那人每走动一步,就恶质地顶弄一下。他的身体根本无处着力,只能用双腿缠住男人的腰身,任由对方的硬物进到难以想象的深度,几乎整根都捅了进去。


“呃……”短短几步路,却带来比刚才更加滔天的刺激。艾伦将头埋入利威尔的肩膀,也不管男人身上的纯羊毛西服多么价值不菲,一口就咬了下去。


利威尔倒是没生气,反而轻笑了一声。小鬼在动情的时候会变得爱咬东西,手指也好脖子也好肩膀也好……好像不咬什么就受不住似的。


利威尔抱住艾伦走到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坐下——他办公桌前的真皮沙发椅。艾伦的膝盖刚刚挨上沙发椅柔软的表皮,身体便被对方揽住一转,头晕目眩间发现自己已经被调了个方向,整个人变成背对着利威尔,坐在对方的双腿上。


要命的是整个过程中利威尔根本没把他体内的家伙抽出来,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庞然大物在内壁碾转半圈,这感觉简直逼人发狂。


“……啊!要掉下去了……”


“不会,你这里咬得这么紧,掉不下去。”男人意有所指地动了动腰。


“唔……”无处可依的双腿悬在半空,脚趾蜷紧。被顶动的时候艾伦一手抓住对方箍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另一手放到唇边咬住,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发出怎样淫荡的声音来。


“艾伦,别咬自己。”利威尔腾出一只手,将手指探入少年口中,感到尖锐的牙齿和湿软的舌立刻缠了上来。


也许是刚才的香味剂效果犹存,艾伦居然觉得利威尔的手指还带着巧克力的香甜。他本能地轻咬吮吸,口中发出啧啧水声,这幅淫靡的模样彻底取悦了身下的男人,下半身的冲撞开始变得又狠又急。


“……唔……嗯嗯……唔嗯……”


他想压抑住喉间的呻吟,却根本克制不了,他只好紧紧扣住男人的手,任他在无休无止的冲撞中引领自己一起攀上巅峰。


 


********


艾伦无力地趴在学校最高领导人的办公桌前,两条腿蜷着,整个人蹲坐在真皮椅子上。身下的椅子皮表面到处是干涸了的白色浊液,像一块块花斑。少年心说这下爱干净的某人估计要把椅子整个给换了。


原木色的办公桌上东西不多,艾伦盯着角落那个出自自己之手的电子台历,愣愣地看着时间跳到了15:00。


……居然折腾到了这么晚。


一想到中途差点哭叫着失去意识,他就很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利威尔不知从哪里换了身崭新的衣服出来,手上拿着块刚绞好的毛巾,上面还泛起丝丝热气。他看到少年正盯着桌上的电子台历发愣,神情慵懒如一只餍足的猫咪,微红的眼角还残留了刚才一丝情欲的痕迹。


“在想什么?”他把少年拽起拉到怀里,轻轻为他擦拭身体。


“嗯……在想您其实是不是不喜欢。”


“什么?”利威尔被他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怔,顺他的眼神看去才发现他说的是自己的生日礼物。


男人低头亲了亲少年的发顶。“怎么会不喜欢。”


“我给您时看您都不怎么高兴的样子,”艾伦抬起头在对方线条精致却坚毅的下巴上轻啄。“那时候您还皱眉了。”


他还记得自己得意洋洋地向恋人展示这个电子台历的精妙之处,结果对方当时却只是表情复杂地“嗯”了一声。


“那是因为,”利威尔拧起眉,借站着的姿势,伸手将少年的脑袋揽到自己怀里,“比起这种隐藏式的方法,我更希望能直接在桌子上摆放我们的照片。”


……诶?


艾伦一下子被噎地说不出话。这是情话吧……这算是情话吧?原来他这位年长的恋人还会用这种别扭的表情对他说情话!


艾伦想笑,脸上却忍不住烧起来,心里满满的都是说不清的感受。


“您知道这是……不行的。”


他何尝不想让两人能够光明正大地牵着手走在街上,在桌上摆上亲密的合照,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只属于彼此,把一切讨人厌的害虫全部驱逐干净。


可是至少在这两年,他们还有身份上的隔阂,这点不可被逾越。他们只有在暗处亲吻,偷偷地做爱,在表面上装得完全无关,好像他们的关系只是单纯的校长和学生。


这些连艾伦都懂,利威尔又何尝不明白。


“还有两年。”


男人轻轻嘟囔了一句,艾伦却笑了出来。


等他从这个学校毕业,他的校长就能正大光明在桌子上放他的照片了。


“还有,”利威尔弯下腰,执起少年的左手,在无名指根的位置上烙下一吻。“在你满二十岁之前,这里我先预定了,艾伦。”


手上被碰到唇的部位像被烫了一下,艾伦一下子收回手,却还是在窗外阳光温暖的照映之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二月十四日。真是一个美好的情人节午后。


 


Fin


 





评论

热度(153)

  1. 逸。杨________ 转载了此文字